Riyoness

若然能一直秉持初心不变

Cantabile

歌词×歌词子

歌词是至上的正义!

明天数学考试我只能一切看脸了【。

 

 

 

她做了一个幅度略为夸诞的深邃呼吸,似乎将冰冷空气中逐缓消融为一团浑浊白气的消弭余韵再次悉数敛入体内。她自始至终暗自计算着末班列车启动的微妙时刻,轻垂跌落于白皙颊侧的柔软发丝摇曳晃动含混模糊为丝缕难以明确辨析的杂质。

 

洁白雪色仍旧不知休止地席卷绵延,难能可贵尚且残息的湛蓝于苍穹的纰漏缝隙间穿梭挥洒萦绕栖息——但他永不会因这般无谈困苦磨难的谬误挫折而轻易沮丧颓废,她的愿望希冀终归不值一提。又或许是出于某种繁琐的思维定式亦是毫无饱和想象力的干瘪习惯,离别总恰巧伴随着怅然缄默的欲决悲伤。

 

 

她眸底深溺湮缅拾缀光点的安谧平静所匆忙闪烁跃动的第一下。他开始缓慢温顺而轻柔审慎收整零碎简单的行李物品,携同那把早已远胜所谓恋人的吉他。恍若距隔光年而发散鸣响的哀曲舒展蔓延——他之唇角所牵扯维持的上扬弧度过分熟悉谙习。甚至依存眷恋并且为之盲目奔波吧,她仅妄自空想般一味徒劳地搜寻。

 

「要点一杯摩卡咖啡吗?」

他并未耗费庞大的戮致竭力便使数串接连音节拼凑抬仰为低沉攀升的疑问标点。

而后是寂然漠言的冗长静待,跨越一切苍白言语的凝固点。他的目光终于缓慢地迂展地悄然挪移调转,顿足停歇于某个平衡均匀的分割线。一抹带有玩味意图的笑。

 

灵巧眸光苍措灼离神采的第二下。她无的放矢的视线焦距四处逃窜般慌忙仓促。

她只是漫无目的地勉强前进,一味徒劳地搜寻能够完整代替离别的真实事物。神经末梢亦早已不再沉溺迷醉于往昔溯逆回忆涌现的恍然奇迹,她心平气和地追思构架某个阴雨密布摔滑零落的午后杂屑,比如他指尖的温度,发丝气息的摇曳晃动,温柔声线的细语呢喃。

 

「か…」

 

 

这个浅吻的清淡温度恰止好处,虽并非漫长深邃,却给予付诸了他难以拟喻的坚定勇气——去搭乘一趟枯燥乏味而漫长悠远的未知旅途。

 

雪仍飘零不息。列车也即将启动了。

 


评论(2)

热度(3)